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小品—刘一斤
2012-07-13 12:34:22 来源: 作者:yuwei 【 】 浏览:519次 评论:0
成都庆典策划 成都开业庆典 成都演出公司 成都演出经纪 成都明星代言 成都小品 台上的左侧摆着一张办公桌、2张靠背椅) 老张:(一身工作服,边上场边自言自语)今天下午要出工,一定要把1区的下水道弄通;出工之前讲安全,免得在检修中伤到人。(坐到办公桌前,从抽屉拿出记录本,边写边念)一要戴好安全帽,二要戴好手套,三要戴好防毒面罩,四要……哦,四要闻一闻刘一斤身上有没有酒精味道,五要…… 刘一斤:(左眼角一块紫色伤痛,右额一道深深的伤痕,打着酒嗝,一颠一晃地上场,唱道)你笑我他笑我,你们笑我干什么?(突然脚被东西踢了一下)哎哟!(痛苦地抬起脚摸了摸,再仔细看了看地上)妈哟,啷个这走廊上也有荡荡嘛?(使劲用脚边跺边唱)哪有不平哪有我,哪有不平哪有……(猛一抬头看见老张)哟,老……老张,又在写安全训话稿啊? 老张:刘一斤。 刘一斤:(两腿一并)到! 老张:来啦? 刘一斤:(顺手拖过旁边的靠背椅欲坐,不料坐在了地下,立即爬起重新坐下,嬉皮笑脸地)有……有你老人家在,我……我敢不……不来吗? 老张:(走近刘一斤“呼”地一嗅,连连摆手)又喝酒了? 刘一斤:(强装坚定)没有! 老张:没有?刘一斤,你麻得到别个,还麻得到我吗? 刘一斤:真的呀,老张。你又不是不晓得,我的衣服天天都要遭老婆搜,我哪来钱买酒喝嘛? 老张:好了,我晓得你,只要想喝酒,办法多得很。 刘一斤:我能有啥办法呀?我要有办法,也不会当这个维修工啰? 老张:维修工怎么啦?就凭你这样,难道还要你去当厂长啊? 刘一斤:我怎么啦我?我一不偷、二不抢、三不参加国民党,天天按时上班,从来不迟到早退。 老张:但你每天都干些啥呢?不是喝酒醉了睡觉,就是喝酒醉了出事。你老婆把你身上的钱搜光了,你就到店里赊酒喝;店里不赊你酒了,你就去帮别人干私活换酒喝;你只要看见别人在喝酒,就不请而去给别人敬酒,总是自己把自己灌醉;老婆规定你每顿喝二两,你却在外面喝了半斤才回家接着又喝。(气冲冲地,戴好安全帽)好了,我懒得跟你说了,我得去看看其他的作好出工前的安全准备没有!(急匆匆地下场) 刘一斤:(调过头对老张做着鬼脸)野,野,野,腰不倒台呢,不就当了个安全员吗,有啥了不起的嘛。(打起哈欠,靠近办公桌,双手伏在桌上打起呼噜来了。随着呼噜声,灯光渐渐暗下。一会,刘一斤慢慢醒来,惊异地)咦,天都黑啦?(看一下手机,大惊)哎呀,我的妈也,都晚上12点了?老子回家又要遭老婆审问啦!(赶紧爬起就跑着下了场) (灯光亮起) 老张:(大步流星地上场)刘一斤啦刘一斤,你昨晚上跑到哪去了嘛?害得我电话都遭你老婆打爆了。看我今天怎么找你算账!(向办公桌走去,正欲坐下) 刘一斤:(气冲冲地上场,老远就指老张大发雷霆)老张,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! 老张:(一跃而起)刘一斤,我正准备找你算账,你还找上门来唢! 刘一斤:你跟我老婆吹些啥?! 老张:你到哪里去了?! 刘一斤:我哪里也没去! 老张:那你老婆为啥半夜三更老打电话来问你到哪去了?! 刘一斤:你明明晓得我在上班,那你为啥说到夜总会去了?! 老张:放你妈狗屁,我什么时候说啦? 刘一斤:你没说,那我老婆为啥非要我去夜总会的?! 老张:谁叫你经常半夜三更才回家呀?! 刘一斤:你没说,为啥我给她解释那么多她都不相信?! 老张:(缓和了口气)那你是怎么解释的呢?说来听听呢? 刘一斤:我…… 老张:(笑)“我”啥?快说噻。 刘一斤:我……我说我们班到1区去修水管去了,修完过后就是晚上9点多了,领导说我们辛苦了,就请我们到“增芝园”去吃火锅,吃完后,有个朋友非要我们到他家去“斗地主”,我没办法就跟着去了,我还是趁朋友不注意,放“屙尿耙子”悄悄逃走的…… 老张:(“扑哧”一笑)你还编得象呢,那我看你下次又怎么个编法?好了,不说了,干活去!(老张提着管钳,刘一斤得着扳手,向舞台左边走去) 老张:(边走边说)今天早上没喝酒噻? 刘一斤:喝个屁,妈的,老婆饭都没让我吃哟! 老张:活该,谁叫你尽在老婆面前扯谎呀。(两人再回到舞台中间)今天要注意安全哈,上午把这点活干完后,下午就休息。 刘一斤:要得。 老张:(对着台内)兄弟们,注意安全哈,早点干完早点收工!(弯腰下去干活) 刘一斤:(装模作样地干了一会)妈的,老子饿啰,去喝点酒了再说。(见老张不注意,飞快跑下场) 老张:(调过头来)噫,刘一斤呢,又跑哪去了?(大喊)刘一斤!刘一斤! 刘一斤:(边答边上台)喂!喂!叫啥子嘛?叫啥子嘛? 老张:跑哪去了? 刘一斤:哎呀,我屙尿去了,硬是,刚走一步就叫合合的!(上台继续干活,一会自言自语)妈的,怎么这么口渴?去喝点水再来哟。(向舞台右侧走去,高兴地)噫,这里还有一条水沟呢,喝点再说。(蹲下用手舀水喝,突然身体一倾),咦,这水沟怎么在歪呢?(身子一下向前倒下,然后侧身一翻,仰面躺下,接着呼呼大睡起来) 老张:(干完活,收起工具,发现刘一斤不在)刘一斤!刘一斤!,这家伙又跑哪去?哼,多半溜回家睡觉去了,好,明天再找他算账!(转身下场) 刘一斤:(醒来,看看左手,再看看右手,猛一下爬起)咦,咦,什么时候下大雨啦!(看看身后)啊——呀,原来老子在水沟里睡了一半天呀,老子硬是遇得到哦,(一副哭相)这,这,这回去怎么给老婆交待嘛!(沮丧地走向舞台中间,突然停下,笑道)哦,有办法了。我就说:今天,有个水管爆了,水彪起黑高,为了及时抢修,我第一个冲上去用身体堵住,才把水管修好了,说不定老婆还表扬我工作积极呢?好,就这么说。(高高兴兴下场去) 老张:(与刘一斤并肩上台,用鼻子嗅了嗅),咦,刘一斤,今天你身上的味道怎么不一样呢? 刘一斤:(掩口而笑)怎么了? 老张:我好象闻到的怎么是香味呢? 刘一斤:难道你非要闻酒味才舒服呀? 刘一斤:难道你非?刘一斤,我跟你说哈,今天又要干活,你呀,一要戴好安全帽,二要…… 刘一斤:(赶紧接上)二要戴好手套,三要戴好防毒面罩,四要闻一闻我身上有没有酒精味道。哎呀,我耳朵都磨起茧了! 老张:难道我说错了吗? 刘一斤:(不耐烦地)没错,没错,你老人家还会有错么? 老张:好,那你就记住哈,干活! (二人开始干活) 老张:这样,我下沟底去看看是哪里漏水,你在上面给我递工具。(把工具交给刘一斤) 刘一斤:我下去吧。 老张:算了,你下去我还不放心呢。(背向舞台蹲下)把管钳给我。 刘一斤:(站着)好的。(递给老张管钳后,身体左晃右倒地) 老张:扳手给我。 刘一斤:(闭着眼睛)好,好的。(将扳手拿着,一下倒地,屁股向上翅起)哎哟…… 老张:(赶紧过来抱住刘一斤的双腿往后拖,大声喊)刘一斤,你怎么栽到沟里去了嘛!刘一斤!刘一斤!刘一斤啊!(再将其拖了一步,将其翻身仰面)哎呀,遇了,遇了,满脸都是鲜血,刘一斤!刘一斤!你莫吓我呀?(掏出手机,拔能电话)喂,喂,急救室吗?快到七区来,我们这里有人受伤了!快点!快点!(放好手机)我赶紧卡一下他的人中,看行不行。(慌忙地卡着刘一斤的人中)哎呀,怎么没反映吧,(双手一摊,急得转圈)你看,这,这,这怎么办嘛?(突然,跑向办公桌)这样,我去店里拿得酒来看行不行?(从抽屉拿出酒瓶,跑去给刘一斤使劲灌) 刘一斤:(轻声地)哎哟。 老张:刘一斤,使劲喝!使劲哈!(边灌酒,边用另一胳膊挽着刘一斤的脖子) 刘一斤:(轻声地)嗯。 (老张灌一口,喊一声“刘一斤!”;刘一斤喝一口,答一声“嗯”,站起来一点,直到全身站立为止。只见刘一斤满面泥污,鼻子出血。) 老张:刘一斤,下次上班还喝酒不? 刘一斤:要。 老张:还要喝呀! (二人谢幕,剧终)
77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小品 刘一 责任编辑:werrr84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小品—祝寿诞 下一篇小品—麻烦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在线客服系统